公告

 繁體



全球银行主要政策制定机构


  世界银行(World Bank)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大家都比较熟悉,介绍略过。

  国际清算银行(Bank of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 BIS)比较低调,它确实是一家真正的银行,只不过它的客户和股东只是全球的六十家央行和货币当局。BIS成立于一战后为管理德国战争赔款。在之后几十年,历经二战、二战后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和破裂、欧盟建立以及欧洲央行建立,BIS都在每次重要历史关头抓住机会成功转型,到现在成为全球银行业政策研究和制定最重要的机构。各国央行行长以个人身份加入BIS,因此BIS也称为"央行行长俱乐部"BIS内部包括多个委员会。大家耳熟能详的全球银行业监管框架《巴塞尔协定I/II/III》就由BIS制定,以及前文提及的GSIB也是由BIS"认证"。成为GSIB虽然会面临更严格的监管(例如更高的资本充足率要求),但无疑是一个"免死金牌"。当监管或者执法部门调查甚至追责银行时,GSIB让银行脱罪、或者减轻罪责仅对公司处以少量罚金、涉事高管免于刑事处罚等。作为全球银行业的另一极,欧洲央行(ECB)的建立可以说是BIS推进欧洲一体化进程的产物。BIS总部位于瑞士巴塞尔,是一家真正超主权的国际机构,任何主权国家包括瑞士,对BIS、其高管甚至建筑物,都没有执法权。

   金融稳定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FSB)成立于2009年伦敦G20峰会之后,受G20官方委托为全球金融系统提供观察报告和政策建议。它由BIS赞助并主持,但与BIS不存在汇报关系。FSB密切跟踪加密数字货币技术的发展,最近一份报告称"因(加密数字货币)市场规模有限,目前对全球金融体系不构成风险"FSB现任主席是美联储副主席Randal K. Quarles,前任为现任英格兰银行行长Mark Carney

  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 ECB)是第一个真正超主权的中央银行,负责发行欧元并实施欧元区国家的货币政策。虽然它没有成员国的财政权力,但已经通过某些制度设立有效地影响各成员国的财政政策。ECB的股东只包括欧盟成员国的央行,但不是每家成员国央行都可以被认定为是国有,如意大利央行就被认为是一家私人银行。ECB有很高的独立性,虽然其领导人任命需要欧盟理事会批准,但不接受欧盟领导机构和成员国政府的指令,常被批评民主化程度不高和黑箱作业般的决策过程。如果成员国遵守ECB制定的财政规则,则其发行的国债有资格参加ECB主导的债券购买计划,因此其国债被视为无风险的信贷资产。ECB行长Mario Draghi设立了这种制度,ECB已有效地纠正希腊和意大利的财政投机取巧。除此之外,ECB也曾短暂关闭与希腊的清算通道,来迫使其遵守ECB财政规则。Draghi也担任BIS董事会成员并曾任FSB第一任主席。

  美联储系统是美国中央银行系统,是以私有形式组织的行使公共目的的私营银行系统。这个系统主要由联邦储备委员会、12家地区联储银行、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等组成,拥有约4000家会员银行。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由12名有投票权的委员组成,包括7名联邦储备委员会委员,纽约联储主席,和其余11家地区联储主席每年轮庄4个席位,决定利率、公开市场操作等货币政策。纽约联储地位超然,代表美联储拥有在国际清算银行的席位,其交易室与美联储的22家一级经纪商进行公开市场操作。美联储财政独立于美国政府,美国政府也不拥有美联储的股份。美国政府任命美联储所有高级雇员但不能撤销其职务。美联储虽然需向国会负责,但国会议员因专业所限,无法有效对美联储监管或问责。Jerome Powell为现任美联储主席。美联储神秘之处是无人知晓其实际拥有者。《The secrets of federal reserve》显示,纽约联储银行为美联储实际控制者,它向美国总统提供美联储高级雇员提名名单,其在美国货币审计署(Office of the Comptroller of the Currency)报备的文件显示截至1983年,六家华尔街银行共持有纽约联储53%的股份。

  香港的金融体系,这里对港币的联系汇率制度进行简要介绍。香港金融管理局最重要的职责是在联系汇率制度的架构内维持货币稳定。香港于198310月开始实施联汇制度,通过利率自动调节维持与美元1:7.8的汇率。自联汇制度实施以来,承受了外来冲击,包括87年全球股灾、97年亚洲金融风暴和08年全球金融危机等。香港金管局推出了多项技术措施,维持汇率的稳定,包括强方兑换保证(保证以7.75港元兑1美元的汇率向持牌银行买入美元)、弱方兑换保证(保证以7.85港元兑1美元向持牌银行卖出美元)和贴现窗为银行提供流动资金(通过合资格证券做抵押品订立回购协议)。此外,香港政府拥有独立的财政政策并奉行审慎的理财政策,积累了庞大的财政盈余,因此联汇制度不会因为支持政府赤字而受到影响,反而可能受到财政补贴。香港政府的庞大外汇储备由外汇基金持有并管理,为联汇制度提供支持。截至2016年底,外汇基金资产规模接近4600亿美元,为流通货币的7倍多,达到全球最高水平之一。此外,香港政府还受到中国政府庞大外汇储备的支持。

  德国银行体系与美英有较大差异,由私人银行、储蓄银行(saving bank)和合作银行(cooperative bank)组成了德国银行业的"三极",此三极约占德国银行业总资产70%,且比较均衡。与美英私人银行占有行业垄断地位不同,德国的前4大私人银行(例如最大的是德意志银行)约占银行总资产12%。目前总共有约1500家储蓄银行和合作银行,都是非盈利性(或不以盈利为主要目的)的社区银行,每家银行都是独立法人,人员和资产规模都比较小,主要针对地方上的项目提供信贷支持。他们的盈利水平、盈利波动、运营成本等经营指标,都超越了私有银行,且金融危机中无一需要接受政府救助(私人银行有),成立200年来无一破产。社区银行通过合理的治理形式,避免了传统大银行的代理人问题,以及提供有效的问责机制。例如,合作银行,股东是会员,最初只吸收会员的储蓄和向会员提供贷款,决策机制上一人一票,德国法律限制了对社区银行的并购;区域经营,区域间不存在竞争关系(同一区域内,合作银行和储蓄银行有竞争关系);更大区域范围内的多家合作银行以联盟的形式为单家银行提供技术、培训甚至流动性保险等服务。德国拥有1200家世界隐性冠军(美国约300家),主要由社区银行服务。储蓄银行和合作银行发源于德国,在欧洲多个国家,如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等,都有不错的发展。

   德国银行体系可能是全球最佳实践,但因为二战德国战败的原因,其模式并非世界银行业主流。德国社区银行具有极强的去中心特征,与区块链倡导的去中心民主化不谋而合,其200年来成功实践为区块链去中心架构治理提供了绝佳的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