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繁體


财经视点

 




“我要走了,你们也走吧”私募跑路为何如此嚣张?


【香港南雅货币交易所CNE.HK财经视点20231124日】


瑜瑶投资静悄悄的走了,洛克资本却轰烈烈的消失了

“我要走了,你们也走吧”,私募基金洛克资本创始人跟员工们撂下这句话后消失了.

洛克资本的老板叫张颖豪,公开资料显示他多所名校毕业,在高盛、平安等大机构工作过,他经常是母基金研究中心、中国金投奖等权威榜单位列前50名,在新能源、新材料、新消费等各类最佳产业榜单位列前20名。

洛克资本资产规模超过170亿,还获得过最受LP青睐PE投资机构TOP-30、中国影响力PE投资机构TOP-50等奖项,看上去很厉害的样子。

洛克资本曾经是股权和量化对冲的证券投资进行的一二级市场联动的机构,以资产证券化为主要盈利手段的投资模式。张颖豪在2015年创立了洛克基金,获得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牌照,到20234月主动申请注销私募证券投资资格,改为洛克投资,股东也改头换面了。很多人都是他人介绍或者看到榜单奖项,将钱给洛克资本的,涉及到500多人。

曾经出现过P2P的老板昭告天下自己跑路,让投资人不要找自己,自己是不会还钱的。私募作为一个监管严格的领域,在张颖豪跑路前,出现了杭州瑜瑶投资人去楼空,将百亿FOF私募,以及一众上市公司、信托机构丢在风中凌乱的局面。

瑜瑶投资的老板卷款跑路,也是悄悄地跑,打枪地不要。

洛克资本竟然在员工群高调跑路,还鼓动员工们走人。这是继百亿私募卷款跑路后,第二家主动公开跑路的私募。难道就没有一点底线了?

1114日上午,有投资人向洛克资本的基金打款,下午就无法跟公司取得联系了,他们得到的消息是:老板跑路了。

洛克资本到底是干不下去了还是恶意跑路呢?

据公开的信息,公司未兑付的资金12亿,其中固收8亿,股权类4亿。除了固收,无论是一级,还是二级市场,洛克资本恐怕日子不好过,尤其是在很多一级曾经所谓的投资银行家们都开始直播带货后,洛克资本岂能独善其身?

偷鸡不成蚀把米,私募骗中骗;

近日,“杭州30亿量化私募跑路事件甚嚣尘上。一家百亿级证券私募竟然涉及被卷入多层嵌套、底层估值造假而导致兑付困难的事件中,这在行业中引发轩然大波。

1114日晚间,知名百亿私募FOF机构北京华软新动力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华软新动力)发布声明称,截至目前,该公司管理的最终实际投资至深圳汇盛私募证券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汇盛私募,登记编号P1061345)的部分私募基金产品,因汇盛私募发生违约行为导致兑付困难。

多家被传闻牵扯其中的信托也先后发表声明,百瑞信托称公司从未与华软新动力等开展过任何形式的业务合作;云南信托回应称公司已在进行排查。同时,作为托管方的部分券商也回应称严格按照监管规定以及托管合同约定履行义务,托管产品投资范围符合基金合同约定。

除了涉事机构的表态,目前尚未有官方机构对该事件进行发生,那么产品多层嵌套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封控和托管方的缺位究竟是和原因?

这场风波仍有诸多疑问待释疑。

号称中国专业的证券私募基金,被人直接骗走了30亿。本来想割韭菜,结果自己被收割了。

华软新动力,客户都是有钱人,国企央企上市公司,成立于2014年,现在的资产规模220亿。两位核心高管均是财经媒体人出身,董事长兼CEO徐以升,曾任第一财经日报编委,以及第一财经研究院副院长。副总经理仇晓慧,此前在东方早报财经中心和上海第一财经周刊担任过主笔。

这个公司旗下有个FOF基金。

啥叫FOF呢?FOF基金,即Fund of Funds,直译过来是基金中的基金,就是专门投资于其他基金的基金。通常,FOF并不直接投资股票或债券,而是通过持有其他基金间接持有股票、债券等证券资产。简单地说,就是不直接下场操盘,但他会挑选很多管理人,把钱交给他们打理,跟咱们散户做个基金组合有点类似。

为了多挣钱,他们特别爱挖掘一些中小量化私募管理人,觉得这些人挣得多。于是,一个叫汇盛的私募就找上门来了。

这个汇盛的创始人简历比较好看,在摩根•斯坦利、中金都干过,然后他说自己是量化中性,产品特好、业绩特好……一通调查之后,新动力怦然心动,然后就打了30亿元人民币过去。

按常理说,这些钱应该打到产品账户,是受托管的,公司是动不了的。结果,也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这笔钱居然鬼使神差地打到了对方的公司账户。也就是说,公司是可以动用这笔资金的。

一开始,新动力也没觉得有啥不对,业绩很好啊。后来他们觉得有点不对了,因为他的估值出的很慢,甚至延期,这个就不应该了:股价涨跌,你挣多少亏多少应该显示的很清楚啊。

新动力就开始调查。一调查发现,这个汇盛啊,他们介绍的那些以前的投资业绩都是假的,新动力投资之后的业绩,也是假的,全是编的,怪不得估值出的很慢——人工编辑可不慢吗?

图形很好看,专门就是为了骗他们。原来他们找了个下家叫杭州瑜瑶,这个公司的两个老板号称有18年的投资实战经验。但细一看,这俩人以前都是纺织行业出身,公司就几个人。而且930日,这个公司的办公室里的东西都搬完了,人也早没影了。据说,这会儿可能在哪个国外海滩上晒太阳呢。

这个事件揭开了私募多层嵌套造假黑幕,可以说是私募行业的一记惊雷了。

新动力能干啥呢?只好报案,但这损失估计很难追回来了。刚刚,新动力也说了,因汇盛重大违约导致兑付困难。

通过这事一看,那些所谓的专业私募,看着高大上,原来也是个草台班子,真的是丢人现眼啊。

中植集团债务规模超资产规模两倍 宣告资不抵债

中国资产管理公司中植集团1122日致信投资者称,其负债规模约4200亿至4600亿元(人民币,下同),而总资产约2000亿元。公告称,该公司严重资不抵债,其债务规模达到资产规模的两倍多。中植系实控人解直锟意外离世已2年,留下了很多谜团。

中植集团资不抵债,进一步显示中国规模达3万亿美元的信托业身陷困境。

作为中国最大的民营财富管理公司之一,在中国经历房地产危机及经济增长乏力之际,中植集团也是最新一家陷入困境的金融巨头。这家管理规模超过1万亿元的资产管理公司,在8月份时成为关注焦点,因为其信托公司的附属公司未能向客户支付高收益投资产品的款项。

中植集团旗下有金融投资、并购、财富管理、新金融四大业务板块,核心金融平台包括中融信托;四大财富公司-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其中恒天财富规模曾破万亿;还有数百家的私募。这些平台中,中融信托与四大财富公司一直被公认为的中植系弹药库。

解直锟通过这些财富管理平台构建海量资金池,并缔造错综复杂的“中植系”。

某私募基金人士向媒体表示,“中植系”的资本运作逻辑被称为“金字塔式”,即“中植系”通过旗下公司筹措资金,收购原始资产,然后将资产进行关联运作,最后参与上市公司资本运作,将实物资产转化为上市公司股权+现金,然后再通过旗下公司筹措资金,如此循环。

中植集团并非一家控股型企业集团,表面上非常分散,各个平台之间很难找到清晰的股权、业务联系,庞大的企业群给人的印像大多是在单打独斗,而其组成企业的股东和法定代表人经常变更,似乎在刻意隐身。

作为知名私募,底线都不要了吗?

截止930日,存续私募管理人21730家,管理基金152985只,平均每家基金管理人管理基金数量为7.04只,存续基金规模达20.81万亿元。到1030日,今年以来新增登记的私募共计426家,分别仅为2022年、2021年同期新增登记私募数量的38.69%43.73%。而今年以来已注销的私募共计2371家。

不难看出,私募基金作为资本市场重要的力量,随着监管的不断提升,优胜劣汰已经开始了,从2023年注销的类型可以看出,监管机构基金业协会注销的有1828家,占比达77%,因为干不下去主动注销的有501家,证明这些人还算要脸面的。有一个残酷的现实,在注销的私募中,有1603家是私募股权,占比67%,看来啊,现在搞私募股权的门槛会是越来越高了。

投资有风险,在严禁兜底的情况下,私募机构可能会出现柜子协议,为了融资私底下承诺收益。有私募机构出现亏损,兜底失败,双方在法庭上唇枪舌剑,为了脸面,最后也卖房卖车赔钱,还没有出现卷款跑路的。没想到瑜瑶投资悄悄地跑路,洛克资本的张颖豪就跟着有样学样,而且还那么明目张胆地跑,中植集团干脆耍赖,宣布资不抵债,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实在是太嚣张了。

无论是洛克资本,瑜瑶投资,还是中植集团,目前都被投资人报警,只是投出去的钱能收回多少成了未知数。他们的跑路不仅仅是给投资者带来无可挽回的损失,更是严重地破坏了私募行业的信誉。


【香港南雅货币交易所CNE.HK财经视点20231124日】

 


 

 

 

 

 

 

 

香港南雅货币交易所(C&E)

--经香港政府登记注册合法的数字资产交易市场

经营牌照〰:公司注册(CR)证书商业登记(BR)证书HKC注册商标®证书货币经营牌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