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繁體


财经视角




数据不具有资产价值属性,不能用于交易盈利;

--基于对数据被滥用于商业目的而特别提示!

【香港南雅货币交易所CNE.HK 2024621日星期五财经视角】

 2024年以来,中国大陆正在欣起一波“数据资产化”、“数据价值化”或“数据货币化”潮流,并因此几乎每个省都成立了“数据交易所”,牵强附会地意图把数据当作具有商品价值属性来进行交易盈利,而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香港,早在2023年十二月八日香港创新科技及工业局发布《香港促进数据流通及保障数据安全的政策宣言》,阐述香港政府在数据流通和数据安全方面的管理理念和重点策略,提出进一步推动数据便捷流通和加强数据安全保障的具体行动措施,引起人们对数据安全、应用风险、网络安全、私隐与道德等方面的关注,引起业界的担忧和震惊;

 香港南雅货币交易所(C&E)作为较早进入数字世界的探索者,作为早在20200301日发行数字稳定货币香港币HKC®”的时代先锋,经过数年来对数字经济的探索和研究,逐渐形成了对数字经济,数字资产等概念的独特见解和专业经验,为此,我们认为需要对数据的概念及应用作出解读,以策投资者 ;


数据的概念:

 数据Data)又称资料,是透过观测得到的数字性的特征或信息,是对客观事物的逻辑归纳,是用于表示客观事物的未经加工的原始素材,是对客观事件进行记录并可以鉴别的符号且被存储和传输,并记录在磁、光或机械记录介质上的数量或可识别的、抽象的符号,用于表示客观事物的未经加工的原始素材,是对客观事物的性质、状态以及相互关系等进行记载的物理符号或这些物理符号的组合,是由计算机对真实世界的对象、事件和概念的被选择的属性进行操作来表示的可重新解释的信息,

 数据可以是连续的值,比如声音、图像,称为模拟数据;也可以是离散的,如符号、文字,称为数字数据,在计算机系统中,数据以二进制信息单元0、1的形式表示。

 数据不仅指狭义上的数字,还可以是具有一定意义的文字、字母、数字符号的组合、图形、图像、视频、音频等,也是客观事物的属性、数量、位置及其相互关系的抽象表示。例如,“012…”阴、雨、下降、气温学生的档案记录、货物的运输情况等都是数据。

 数据可以是一堆杂志、一叠报纸、开会记录或者病人的病历记录。

 数据需要由创建者解释或处理后才能成为信息,信息与数据既有联系,又有区别,数据是信息的表现形式和载体,可以是符号、文字、数字、语音、图像、视频等,信息是数据的内涵,是数据有意义的表示。是形与质的关系,信息是加载于数据之上,对数据作具有含义的解释。数据和信息是不可分离的,信息依赖数据来表达,数据则生动具体表达出信息。数据是符号,是物理性的,信息是对数据进行加工处理之后所得到的并对决策产生影响的数据,是逻辑性和观念性的;

 数据会经过测量、收集、报告和分析,因此它可以使用图表、图像或者其他分析工具进行可视化;数据常以表格的方式呈现,并以试算表来处理。数据作为一种关于一些已存在的信息或知识的一般概念,会使用一些可以更好地利用或处理的形式进行呈现或编码。

 数据是在工作中透过观察、实验和其他方式收集到的信息的集合,是一种用于科学研究、技术设计、查证、决策等的数值,仅可以作为工作中辅助决策的参考资料。 具有一定的使用价值,但绝对不可以作为资产价值而被用于交易或融资;

 联合国贸发会议(2019)指出:数据具有重要的使用(或滥用)价值,但不像大多数经济商品那样具有交换价值。


数据不具有商品价值属性:
      
数据通常被视为存储在计算机系统中的“01”代码,单纯的数据几乎没有任何实际意义或价值,但如果人为地对数据进行分析和应用,把这种数据转化为信息,升级为知识,升华为智慧,并把这个智慧应用于工作和生活的方方面面,为政府或企业提供业务决策的辅助信息或工具,这样的数据是有用的,有使用价值的;

 可见,数据本身虽然无价值,只有人为地利用它,它才能变成有意义的信息,数据只有对实体行为产生影响时才成为信息,通过良好的流动性和应用,它可以获得一定的使用价值并(只能是)赋予一定的科研和社会价值研究;只能是运用在科学研究、商业管理(比如销售数据、收入、利润、股价)、金融、政治(比如犯罪率、失业率、识字率)和事实上的其他一切人类组织性活动形式(比如非营利性组织所做的流浪者人口调查等)中。

 但要把数据作为有价值的资产意图用于交易盈利却存在以下问题:

数据即属隐私,受法律保护:

      《中国民法典》对数据、网络虚拟财产提出了保护原则,首次将数据纳入民法的保护范围。任何人不得侵犯。《个人信息保护法》第1条规定,制定该法之目的为“保护个人信息权益,规范个人信息处理活动,促进个人信息合理利用”。 有学者认为,人格乃在体现人的尊严及价值,应以人为目的,不得将之物化,使其作为交易的客体,传统民法不承认人格权益本身具有财产价值。从《民法典》的规范设置来看,个人信息在性质上应当属于人格权益的范畴,其应当是人格权的客体。个人信息权利以主体对其个人信息所享有的人格利益为客体,单个自然人的个人数据本身并无价值,不承认个人数据能作为财产转让。

数据确权立法缺位

 确权是为了定分止争,要想实现数据交易,必先对数据进行产权确认。数据确权是指在数据使用和共享时,对数据拥有者、使用者和处理者的身份和权限进行明确、确定和维护的过程。数据确权主要涉及确定数据的权利主体和权利内容两个方面。通过数据确权,可以明确数据的使用和共享范围,从而避免个人隐私被滥用或泄露,同时也可以减少数据拥有者、使用者和处理者之间的不必要的纠纷和冲突,提高数据使用效率。实现数据确权需要建立完善的数据管理制度,明确数据的拥有者、使用者和处理者的身份和权限,加强数据安全管理,采取技术措施保护数据的安全和隐私,以及加强数据使用和共享的监管,确保数据的使用和共享符合法律法规和相关规定。目前,中国对于数据的权属问题,缺少对数据财产性权益的界定标准。各互联网平台采用的数据确权逻辑不同、标准不一,科学标准化的数据确权方式尚处探索阶段。无法对数据形成统一标准的确权;

个人数据无法直接标价

 数据的定价机制受多方因素制约,数据作为一种新的生产要素,其固定成本高且多为沉没成本,边际成本趋近于零,这直接导致传统商品定价机制失效。数据作为一种无形资产,没有质量、没有能量、没有固定形态,无法通过测度统一评估标准。个人数据往往包含着大量个人信息,同一个人信息对于不同主体而言,价值可能相差甚远,在评估个人数据价值时,既要考虑数据本身的价值,也要考虑数据能给数据主体带来的风险和机会。

 数据基本涵盖着每位公民衣食住行和生老病死相关的点点滴滴和无数的隐私,这种数据绝对不能应用于商业目的,不能转化为资产价值,不能用于交易盈利,这是人性的底线,道德的约束,这是中国法律《中国民法典》所禁止的。


卖信息救急,地方政府新型创收神器数据货币化?

 随着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低迷,地方政府靠土地财政支持运转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但在人们还不明白什么是新质生产力的号召下,地方政府找到了一种据说可以替代土地财政的新型创收方式——数据货币化。换句话说,就是用当地全体民众的个人资料和数据来卖钱。

 虽然地方政府过去大搞基建和房地产泡沫,留下一大堆债务,但是过去十几年的网络经济,却让每个政府手中都握有海量的数据。这些数据涵盖每位公民衣食住行和生老病死相关的点点滴滴,以及无数的隐私,如今,都被看作网络时代的遗产,可以转化为巨大的财富,而且很多地方已经开始用这些数据进行融资了。

 今年3月,浙江省国有企业温州大数据运营有限公司将其掌握的公民数据资产作为抵押品,从银行获得融资人民币378万元。早些时候,江苏南京公交集团,也用数百亿条市民乘坐公交车活动讯息从银行获得数据资产融资授信人民币1000万元。这些数据到底是否合法,是否侵犯隐私,所有权的属性为何,无人知晓。

 其实,这件事情的规划早就开始了。2018年,新华社就发过一篇报导:《政府数据资产可望释放出亿万产值 赶超土地价值》。当时提这个的还是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执行总裁王三寿,他说,目前可利用、可开发、有价值的数据80%左右都在政府手上,这些沉睡的数据一旦被激活,或将释放出亿万产值。那时候大家就雄心勃勃,希望用其代替土地财政。

 为什么会在贵州最先提起?因为贵州不仅有墙内iCloud——专属中国大陆境内的iCloud服务云上贵州项目,还有2015年李克强在贵阳批示成立的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其成立之初的目的,就不仅仅是紧盯国家数据安全问题,而是知道这背后有利可图。

 据报导,2017年贵州大数据相关产业产值增长了86.3%;同年贵州省GDP总量突破1.3万亿元,较2016年增长10.2%,增速高于全国水平3.3个百分点。每创收100万美元,银行业平均产生820GB的数据,数据强度高居各行业之首。而在相同创收条件下,电信、保险和能源行业数据强度分别为490GB150GB20GB

 但是,这些行业看似庞大的数据,与政府数据相比也不是一个量级。这位负责人说:激活北京市政府这二三十年来的数据资源,就相当于10个阿里巴巴。而现在地方政府所急于变现的,就是他们掌握的跟大众相关的大数据。

 只不过,过去网络经济好的时候,政府觉得不必自己亲自下场,一是不专业,而且没人能保证大数据能比卖土地变现快。但是现在随着经济衰落,网络经济形势也下滑,电商之都杭州的餐厅都纷纷倒闭,网红们纷纷出走了。于是手握大众信息的地方政府,决定亲自下场,并开始历数数据资产的优点:一、衍生性。就是开发数据资产潜在价值,可以根据用户画像研发各种新产品。二、共享性。数据资产的共享性,即是实现数据资产价值最大化。三、非消耗性。即是数据资产无限循环利用、价值可持续。环保,不消耗资源。

 2019年,中央政府又明确提出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以及中西部具备条件的试点地区开展数字人民币试点,而这个时候,数据资产也同步被提出来,一方面是配合数字货币的推广,另一方面,也是配合个人财富和行动的管控。当然,还有一个目的,也是把变现的机会从阿里巴巴这样的民营企业平台手中抢过来。

 举个例:过去对于传统银行来说,最困难的是发放小额贷款,原因在于资讯不对称,不知道要不要给个人客户贷款,贷多少合适,客户还款能力怎样。但在大数据时代,银行只要调取你个人的数字货币纪录,就知道了。

 于是,到了20208月,澎湃新闻就有报导两件事情被热议,一个是数据成为生产要素,另一个是数字货币的发行。截至此时,数据首次成为与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并列的生产要素,和驱动经济发展的新能量。

 此后,数据资产的重要性被不断推高。2022年,《数字中国发展报告(2022)》显示,“2022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已超过50万亿元,数字经济占GDP比重达到41.5%,位居世界第二位。到2025年中国数据资产的总值将达到75万亿,其中数字货币和数字资产的年增长率为10%当时的政府认为,从土地财政到数据财政,这是新的经济增长点的体现,也是一个时代的标志。

 但是真正开始广泛试水,还是从2023年底。根据21世纪经济报导3月份的报导,今年(2023)已有城投公司通过数据资产融资了。近期已有13家城投或其下属企业实现数据资产入表,希望借此推动转型,资产以公交、供暖、供水等公共事业数据为主。比如,南京扬子国资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1月份完成首批3000户企业用水脱敏数据资产化入表工作,成为水务行业全国首单数据资产入表案例。再如,南京市城市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全资二级集团南京公共交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称南京公交集团)今年1月成功完成约700亿条公交数据资源资产化并表工作,成为江苏省首单城投类公司数据资产评估入表案例。

 从这些案例都可以看出一个让人担忧的细节:在中国,一个城市的国有企业下属单位就可以拿到700亿条公民乘坐公交车数据准备卖钱,而无需经过任何人的同意。

 为了迎接接下来的大规模数据资产变现,202425日,中国财政部发布了一则《关于加强行政事业单位数据资产管理的通知》,其中规定了交易数据资产的原则,包括:

1、开放共享。积极推动数据资产开放共享,在确保公共安全和保护个人隐私的前提下,加强数据资产汇聚共享和开发开放,促进数据资产使用价值充分利用。

2、审慎处置。各部门及其所属单位应当根据依法履职、事业发展需要和数据资产使用状况,经集体决策和履行审批程序,依据处置事项批覆等相关文件及时处置数据资产。确需彻底删除、销毁数据资产的,应当按照保密制度的规定,利用专业技术手段彻底销毁,确保无法恢覆。

3、严格收益,建立合理的数据资产收益分配机制,依法依规维护数据资产权益。

 以上的每一条,都让人担忧,地方政府手握这么多数据去交易,真的能确保公共安全和保护个人隐私吗?真的能科学销毁,确保无法恢复吗?公民的信息被卖了,能参与合理的数据资产收益分配机制吗?这些原则又是谁来监督呢?

 关键是,数据资产的确权,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涉及多方利益主体。权利界定不清晰,可能导致法律纠纷和经济利益的损失。谁来承担损失?当然了,对于大众来说,也许又会诞生新的问题,如果人们知道自己的数据能给自己带来收益,那他们可能会有有意识地做出偏离正常的行为,从而对数据的真实性产生影响。那谁又来为数据的合规性负责呢?可是这些问题明明没解决,却已经有不少地方在拿这个融资了。

 而这些动辄数百亿条的数据,又能换多少钱,对地方财政有多少助益呢?据报导,202312月,泰山发展投资有限公司将其自有的泰山易停停车数据资产入表,获得了泰安泰山农村商业银行授信,成功拿到了贷款500万元。

 2024425日,温州银行顺利落地信贷数据宝质押融资,温州市大数据运营有限公司顺利获得融资授信378万元,接近资产入表价值的4倍。该项信贷数据宝也是中国全域首单成功入表的数据资产。

 就目前的案例来看,这点钱对地方政府债务而言,可能只是杯水车薪。

 但是,最近这两天,越来越多的政府下场了。而且融资也越来越多了。65日,济南官方新闻,《数据资产化:济南加速起步》,前不久,济南公交集团公司完成了首个数据资源包的数据治理、合规确权、资产登记、质量评价、资源入表、资产评估等工作,涉及入表数据约190亿条,资产评估价值约1390万元。

 数据就是信息和隐私,如今以公民信息安全和个人隐私为巨大代价的数据资产,以如此廉价和危险的方式兜售,很难不让人担心:这即将又是一场贱卖公民权利的大跃进,而最终可能对地方财政无所助益,但对公民的普遍监控却无限制地扩大了。

 

香港跟风数据交易“相煎何太急”?

 2023128日,香港特区政府创新科技及工业局发布《香港促进数据流通及保障数据安全的政策宣言》(简称《政策宣言》),阐述特区政府在数据流通和数据安全方面的管理理念和重点策略。

《政策宣言》旨在提出具全局性的数据治理理念和策略,在促进数据整合、应用、开放和共享的同时,加强数据安全保障和设施规划,以更好统筹发展与安全

《政策宣言》提出18项具体行动措施,分别在五大方向优化数据流通和数据安全纲领。以数据治理政策推动跨部门及业界的数据开放、共享、开发及应用策略,打破数据壁垒及拆墙松绑;利用数据来倡议、协调及促进政府部门推动政务创新、推出更多便民利商的数字服务、以及提升城市管理的大型项目。

《政策宣言》目标是要把握并且强化数据要素在驱动社会转型和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战略作用。数据治理理念和策略必须具全局性,在进一步促进数据整合、应用、开放和共享的同时,亦要加强数据安全保障和设施规划,做到「趋利避害」;以及梳理与不同的数据治理框架和标准的衔接,在确保数据安全流通的大原则下,让数据资源发挥最大的效能,为香港开启创新数字政府和数字经济的新格局。

 香港创科及工业局局长孙东表示,《政策宣言》是继去年发布的《香港创新科技发展蓝图》后,另一份创科及工业局就创科发展发表的重要文件,聚焦数据流通及数据安全两项关键数据治理元素。《政策宣言》从宏观层面提纲挈领地勾划出政府的数据治理理念,也具体地列出行动措施,为推动香港创科、数字经济和智慧城市的高质量发展奠定基础。

       2024228日,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发表2024-25年度《财政预算案》指出,随着全球数字化加速转型,数据作为新型的关键生产要素,能够结合不同产业领域,赋能企业提升效率和竞争力,创造新的商机。随着全球数字化加速转型,高效的数据生态圈已经成为不少企业选择落户香港的考虑因素之一。香港凭借在一国两制下的独特优势,以及国际化的特点,从数据的供需到应用场景,都具备优厚的基础和丰富的条件发展国际数据交易。

       2024年412日至13日数字经济峰会在港举行,会上陈茂波表示,在“一国两制”下,中国内地和全球各地的数据都在香港交汇,国际数据交易有潜力成为香港蓬勃发展的新兴产业。日前,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出台了《促进和规范数据跨境流动规定》、特区政府创新科技及工业局发布了《香港促进数据流通及保障数据安全的政策宣言》,这为内地与香港数据合作打下重要的制度基础。据了解,在未来35年内,特区政府还将大力支持便利与内地以及世界各地其他贸易伙伴的数据流动与合作。

       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传统的金融产业远远领先于其他国家,可是对于数字经济环境下的金融创新潜能居然落后于曾经落后于自己数倍的国家,居然把非常重视个人隐私的法制观念抛弃于脑后而把“数据作为新型的关键生产要素并意图发展国际数据交易,其对数据的肤浅认识让人虚叹,其利令智昏之举让人惊讶!


【香港南雅货币交易所CNE.HK 2024621日星期五财经视角】


 

 

 

 

 

 

 

香港南雅货币交易所(C&E)

--经香港政府登记注册合法的数字资产交易市场

经营牌照〰:公司注册(CR)证书商业登记(BR)证书HKC注册商标®证书货币经营牌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