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金融支付

 

繁體版



欢迎机构或个人到本市场上市销售各种新型数字化商品
 

资金管理



资金出海,何处安身?

 
 稳定加密数字货币“香港币HKC”构筑的资金池 
 
 --基于区块链技术构建的一个时序不可逆转、来源无法追踪、数据难于篡改的资金避风港。
 

--让你无处安放的资金安全无忧!


 
瑞士再也不是资金天堂了
 

   瑞士这个全球最大的离岸金融中心曾对全世界承诺,到2021年年底之前,将自动向其他国家交出外国人账户的详细资料。这意味着,瑞士的银行不仅不再为储户保密,已经不再是资金的天堂了,

  “把钱存在瑞士最安全”——这一延续了两三百年的桂冠,瑞士人自己将其正式摘下。因为严守储户私密,瑞士的银行曾赢得了全球的信任,无数的金钱,在过去几个世纪里从四面八方秘密地涌进瑞士,使这个小小的欧洲国家日子一直过的很滋润。

   严守私密,这是一个看上去很道德的行为,以致瑞士人让全球的人觉得,那里是一个法律最为健全、国民最守信用的国度,可是,如果瑞士成为了全世界各色人等隐匿不义之财的避风港,成了有意避税逃税的各国政要、商界巨子和演艺明星存放离岸资金的绝佳所在,那瑞士的富有,是不是沾满了肮脏的印迹,也就是说,瑞士这个国度实际成了藏污纳垢之所?

   现在,瑞士放弃玩了两三百年的游戏规则,是一次自我救赎还是迫于无奈?显然,一个靠离岸金融而生存的国家,此举无疑是自掘坟墓,但还是扬起了锄头——虽然对自身是一种阵痛,但坟墓绝对是为别人而挖。

   没有欧美等主要国家的施压,悠悠然过着小日子的瑞士是不会坏自己祖传的规矩的,在疫情肆意蔓延和经济危机风浪中,苦苦挣扎的一些国家,不可能靠瑞士的这一举措就能力挽狂澜,存在瑞士银行的钱,更不可能直接抱回去拯救经济发展低迷甚至倒退的国家。
   这几乎是一项比投放核弹更具杀伤力的战略,普通民众当然感受不到,但从几年前瑞士向全世界做出承诺的那一刻起,便会有无数的人脊背发凉,对于许多人来说这个消息出来之后,迎接他们的将是无数个不眠之夜。比如黑手党首领们如惊弓之鸟,他们会感到天堂般的日子已走到尽头,还有另一些人也会有同样的感觉,甚至更糟糕。这些人眼睁睁的看着吞噬不义财富的地狱大门,向他们张开了血盆大口!

   这些人是谁,地球人都知道,他们隐藏在瑞士的财富,保守估计都有十万亿美元。

   将那么多的钱存到瑞士银行,以为这辈子甚至子孙的日子都可以高枕无忧了,谁知道这世界变化太快,连瑞士这个讲诚信的“模范”也抛弃了他们。

接下来的日子里,处理这么多的钱会成为这些人最头疼的事,因为反腐的绳子越勒越紧了,没有几个人的脖子撑得住。那么,将这些黑钱迅速转移到英属维京群岛去?转移到开曼群岛去?既然瑞士都已不再是避税天堂,其他的地方又怎能继续容忍罪恶?

   现在,全世界都听到了从大西洋上向太平洋刮起的风暴,这风暴会刮走一切神秘的面纱,一些人的面孔会暴露在阳光下,我们必须做好心理准备,不要为意想不到的人而感到惊讶。

   今年的冬天特别冷,我们静静的等待着大雪风暴,那将是荡涤世界中黑暗与肮脏的大雪风暴。让它们来得早一些,快一些,更猛烈些吧。因为,我们等得太久了……

 香港,资产配置安全吗?

  当下,在一些人眼里,充满了「某独一小撮」,基本上已经是天下大乱,似乎计划经济之手已经伸到香港,再加上某长也乱说什么权宜的「一国两制」该结束了……,造成不少人纷纷表示担心,如果自己的资产存在香港,会不会受到影响,所谓受影响,大致是财产突然无法再受自己自由支配,甚至也被关门打狗剪了羊毛;

   人们之所以愿意在香港配置资产,第一个理由是法制,认法不认人,个人产权受到保护,二是经济和社会上的自由,免税港以及独立的传媒体系,而这两个得以保持的前提是「一国两制」制度和香港基本法,现在既然「一国两制」都可能不再,法制、经济和社会自由也就难说。

   然而,世界格局风起云涌,由于现在外面波诡云谲,各方都在求稳定,香港至少在看得到的近几年不会大变样;而更长远看,由于中国经济下行,官老爷有求于人,香港状况或许不会好转太多,但多半也不会恶化到很离谱,小孩分对错,大人看利弊。

   话虽这么说,人们仍然很担心,如果香港真从两制变一制后,会是怎么样?

   先谈利:香港是缓冲地带,维持现状曾经给中国带来很多利益,在未来也会给中国带来一定利益;官老爷们再莽撞也有心机的,不然当初参加朝鲜战争的部队,明明都是三野准备用来攻打台湾的主力兵团,为啥非得换个马甲叫做「志愿军」而去百万雄师过大江,一直打到南粤,为啥就不跨过一条小小的深圳河?说白了,非不能也,是不为也;官老爷也需要一个缓冲区来做一些里子里面的事情;后来的情况证明了是对的,霍船王的船队为中国军队提供了大量物资,而后来的希腊船队更是直接帮官老爷们度过了最困难时期;远了不说,辽宁号航母的前身瓦良格号也是用香港商人的名义拉回来改装的;再后来,改革开放,中国地方官老爷们到处去求爹爹告奶奶,美欧拿着钱始终迟疑不敢进来,最后还是靠香港把塑料花工厂、玩具工厂和衣服工厂转移到深圳,才好歹把五个特区中的一个深圳建设成功了。

   如今的天下大势是美国加息,新兴国家的资本纷纷表示没有信心,要往美国跑路;而香港这个地方还可以被用来充门面稳定军心,比如每个月的进出口数据及实际利用外资数据不好看怎么办?有了香港就好办,至少可以把国企的资金弄到香港再拿回来投资,好歹看上去也似乎确凿可以充做外资,这样至少可以稳定住国内的军心,说不定还能连一些不懂行的人都忽悠住;如果没有香港这种资金可以自由来往,资产归属可以保密且受到法律保护的自由港,换个主权国家,人家肯定不允许你这样上下其手的,没有了香港,官老爷就还真的没法子了。

   还有如今的「一带一路」,那一路上基本上是穷山恶水和刁民,做生意只会赔本,但一带还是不错的,毕竟海运是最便宜的,而且一带上的国家土豪比较多,也比较友好,前不久一带上的沙特不是还来送钱么?泰国不是也订购了中国的潜艇么?

   而香港又是一带的抓手,地方老爷们想要出政绩升官就要找人围场子招商引资。很多地方金老爷们(比如某省)名声不好,围了一个场子招商别人不一定来,可以请香港的士绅出面来办,客人来了才发现其实鸿门宴主人另有其人,但来都来了,碍于面子,多半也还是会听一点解释的,所以就经济上讲,香港还是保持现状好,不然不但有的货不好买,想找土豪圈钱,都找不到地方围场子了。

   经济上香港可以被利用,政治上也可以,香港维持现状的利益是巨大的,「某独一小撮」再怎么蹦跳都不可能改变香港是中国的的事实

   再谈弊:如果改变了现状,官老爷们会为此付出巨大代价;

   首先,大量中国二代们是以香港为基地做生意圈钱的,如果没有这个自由港,损失会很巨大;去和洋人谈生意或者圈钱,大陆公司自然不及香港公司好使,比如辽宁号航母就一定要香港商人才能搞定;另一方面,内地很多二代也可以靠这个赚一点小钱钱,比如王某石当初倒手玉米,不就是通过香港来转手的么?而且在香港上市圈钱的蓝筹股大都是大陆企业,既有中石油、工行、建行这样的国企,也有腾讯这样的私企,同时大量大佬都在香港有房产和资金管理办公室(包括马云和小马哥,前者优才计划,后者常驻香港),如果香港真出了事,楼市和股市会有大震动,万一跳水,那中资损失是惨重的,别的不说,光股市就是三万亿美刀的水平,即使把外汇储备用光都不一定填得起来。

   其次,香港事关涉到洋大人,兹事体大,老爷们虽然可以在内部不讲规则,对外那还是要当“负责任大国”,不敢耍赖的,毕竟面子要好看,所以才会有中国会寻到千条理由要和美帝搞好关系这一说。

   德国银行,日本商团在大陆的投资想要退出,虽然官老爷又在耍赖拖延,但总还是走出去了,最近又放宽了进出口一定要一比一的规定。

   而香港成为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之一已接近半个世纪,这里的公司管理并检测着东亚的财富流动,大量外资公司在这里设有总部,不少洋大人在这里有自己的利益,如果真把计划经济之手伸到香港,管制住这些资本,那老爷在全世界恐怕会招来如潮的恶评和各种惩罚大棒的吧。

   第三,香港700万人,生活质量如果大大下降,那是肯定会闹事的,那就是巨大隐患了,这个不是经济问题,这里不多说。

   目前维持香港现状利大于弊,而如果改变现状,恐怕是有弊无利,人们希望以为庙堂中人不至于会这么笨吧?即使一两个笨,总还是有白纸扇智囊团来告诉他们其中利弊的吧?  

   那么,就长期来看,香港是不是会衰落?砖家以为可能性较小,香港作为一个城邦,是靠着大陆而兴起的,大陆经济上行,逐渐开放,香港就会逐渐衰落,但如果大陆保持不变或者经济越来越下行,逐渐闭塞,那么香港就会重新焕发。

   无论香港还是新加坡,都很像《权力的游戏》里面以威尼斯为蓝本的商业城市布拉佛斯,布拉佛斯主要靠通商为生,其主要市民是那些曾经在地底挖矿的饱经苦难的无面者的后代,他们的祖先不愿意被瓦雷利亚人奴役,从而跑到大陆的末端开辟了避难所;当然,布拉佛斯的原型,据乔治马丁的世界观来看,就是意大利的威尼斯。威尼斯也是欧洲贫民和商人为了避免北方蛮族入侵而建立的避难所,是黑暗中世纪里少有的经济发达的城邦国家和文艺复兴的发源地。他们的机会来源于大陆的落后闭塞,当欧洲大陆的其他地区,比如西班牙、葡萄牙、荷兰和英国对外开放,威尼斯也就逐渐衰落了……

   但问题是,现在大陆经济大家都看得到,逐渐下行,连官方喉舌的权威人士都劝大家要正视经济L形下行的趋势。

   本来最有可能代替香港的是上海,所以大搞自贸区,企图扩大开放,然而就现在来看,上海自贸区不但没搞起来,还被雄安抢了风头,恐怕以后也难说了,而雄安新区更多的是疏解帝都的压力,离海那么远,看着也不像是对外的贸易区,恐怕是难以替代香港的,只要权威人士的判断正确(多半的,地球人都看出来了),那么香港虽然难说焕发第二春,但起码不会变得更糟是很可能的了,毕竟一来游资要出来摇身一变外资。

   因此,只要中国经济下行大趋势不变,香港很难变得更坏,说不定会焕发第二春。

   毕竟,周某平那篇文章也只存活了一天而已,连大陆某官员要一国一制也被搞成妄议中央的典型了。

   由此可见,香港也有其可取之处的,但真要资金出海,技术操作也很重要,毕竟香港虽好,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出海来这里,被保安送回去的肖某华就是例子,所以,不同的小民出海香港恐怕应该带着不同的目的,进行不同操作:

   1)如果你是普通良民,一点白色的血汗钱,即使在百万左右,放香港是非常安全的,理由前面讲过了,香港现状不会大变,如果香港的外资银行都挂了,那基本上就要变天了,虽然现在海外投资被管制,但是重疾险是完全合法的,购买数字货币“香港币HKC”也是一条光明大道,官老爷也是人,很多官老爷及其亲属自己也在香港买了保险,他们自然是要留个门路的,各位如果不懂,那就亏了。

   2)如果是“岁静”或“高净值”人士,有大额资金出海,香港目前还是自由港,尚有法制保障,资金自由进入,没有限制,条条大道通罗马......;小笔资金,说实话官老爷基本是看不上的,在香港可算安全,大笔资金,在美国欧洲澳洲都是要交税的,成本也很大,目前最好的出处就买成数字货币香港币HKC。

   3)在香港和新加坡之间选择了香港,主要因为:a)钱也不多;b)英语差;c)往返香港容易些,也更实惠,如果你只有几十万百来万,跑到美国甚至新加坡去来回一趟机票都好几千,而且急着要用钱去拿回来也不方便,还不如在香港就地想办法解决,当然,前提是你必须有个银行账号;

   令人遗憾的是,香港现在也很不争气,银行业被高度垄断,香港政府被架空,香港金融管理局被边缘化,无力帮助中小企业开个银行户口,造成成千上万的中小企业和普通个人基本无法开设银行账号,出现严重的经营困境和生存危机,当前香港的开户难问题,已经成为香港经济最大的痛点,这也是数字货币“香港币HKC”崛起的根本原因,因此,选择数字货币“香港币HKC”避险,也是未来的资金避险的大方向;

   一言以蔽之,香港是一个金融商业城,一个信息结构洞,一个生意谈判场,一个贸易中转站、一个理财避难所;这里有望北楼,有征西馆,有窥天局,有水码头,有铁金库,普通小民居此者可获信息,可解局势,可求跳板,可谈生意,可求平安......。

       香港币HKC资金池,收益不高,安全性高,是你最好的资金避风港!

 

(C&E)经营牌照: 公司注册(CR)证书 商业登记(BR)证书 HKC注册商标®证书